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易经的智慧
当前位置 :首页→→易经的智慧
易经现解 师忧比乐
查看:1551  发稿日期:2023/6/10 18:01:18

师忧比乐

现代社会竞争激烈,发生争讼也是很难避免的,那么当不幸陷入争讼时,我们应该怎么办?《易经》中一阴一阳之谓道的原则告诉我们,对待争讼可以有两种态度,一种是走师卦,另一种是走比卦,那么师卦和比卦有什么不同?我们应该依据什么作出选择?在作选择时又要具备哪些条件呢?

我们中华民族是《易经》的民族,这句话怎么理解?就是《易经》的道理已经融入了我们的血液,变成我们民族性里面的不可改变的DNA。很多人一直骂中国人这样不对,那样不对。其实我最起码观察了40年,当这件事情跟他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时候,那他讲的头头是道,完全在理,可是一旦发现这件事情跟他的利害关系是结合在一起的,他马上变成另外一个人,几乎是毫不讲理的。我读了《易经》以后,我才知道,原来这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,我们不能怪他。

所以跟中国人讲话,与跟外国人讲话的前后次序是不一样的。外国人可以直截了当说“我不同意你的意见”,对方也不会怎么样;中国人只要一说“我不同意你的意见”,后果不堪设想。其实中国人同意跟不同意是一样的,同意也只是同意合理的那一部分,不合理的那一部分照样是不同意的。

任何事情一定有合理的地方,也有不合理的地方,所以我们要先搞清楚,“我同意”跟“我不同意”完全一样,既然如此为什么讲“我不同意”?这就表示我给你脸色看,我心中没有你,你能把我怎么样?那就糟糕了。我们只要有这样情绪化的用语,对方也马上作出情绪化的反应,那双方就干起来了。不妨先说“我同意,但有些地方可以稍微改一下”,这样他就能接受了。

因此,《大学》才一直告诉我们: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同样的话只要先后次序弄错了,就完全不一样。

《易经》的道理告诉我们,一切一切都是有条件的,不可能没有条件。讼有讼的条件,因为人一多,意见就多,而且全世界我们中国人的主见最深。什么叫主见?主见就是对于自己的主张很坚持。中国人很讲情,很重视人情,所以就有一些比较不理性的地方,比较容易情绪化。从春秋开始,我们就争讼不断,搞得孔老先生都很伤脑筋,最后只好写《春秋》。写《春秋》其实就是讼,孔老先生一方面告诉我们不要讼,一方面还是不得不讼。用这样的思维来了解中国人,应该比较合乎《易经》的要求。

《孙子兵法》提出两个字——不战。外国人很难接受,说你们嘴上说着不要战,最后还是打仗了,孙武一辈子都在打仗,怎么可能不战呢?其实战就是为了不战,站在不战的立场来战,才不会乱战,这有什么不对?

中国传统文化中,讲求的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正好与《易经》中讼卦的宗旨相合。讼卦的用意,在于消除争端、减少诉讼;倘若不能和解,也要站在不讼的立场来讼,才不致乱讼!然而人类社会中,不平不均的情况不免发生,争讼也就不断,那么一旦发生争讼,接下来会出现什么情况呢?

争讼不断,大家把体力精力都消耗掉,这样当然不好。那怎么办?我们就开始想了,人类最早也是跟动物一样的,是斗力,后来才知道斗力的话连老虎都打不过,连牛也打不过,甚至连狗都怕。我们就慢慢觉悟到人类不可以斗力,斗力是下下策,我们就把斗力提升到斗智。中国人很会斗智,斗智就是动脑筋,动脑筋自然就会有些人去动歪脑筋,我们要去接受这种情况,然后慢慢把它导正。所以《易经》很重视“教化”这两个字,就是说当我们碰到坏人坏事的时候,我们先要忍耐,然后慢慢想办法去导正,其实这也叫做师卦。

可是我们在师卦里面,我们更强调的是劳师动众,武力解决,这是师卦的要义。因此师卦的卦象就是上面是地,下面是水,叫做地中有水。

走师卦我们总觉得死伤累累,很可怕,于是就想到有一个比卦。比卦跟师卦正好是综卦,把师卦倒过来看,它就变成地上有水,也就是比卦。我们想想看,地上有水跟地中有水到底有什么不同:水在地上,它会流散的;水在地中,它是很凝聚的。所以中国人只有打仗的时候,才会团结一致,因为如果平常大家都那么团结,有意见也不能讲,那怎么沟通?可见,战时不管什么事情,要一致对外,这个时候如果有人三心两意,所有人都会骂他。

全世界最服从、最团结的是日本人。因为它地方很小,不能不团结,台风、地震、火山爆发什么都有,它所有的房子都是紧紧靠在一起的。日本人只要下午5点钟一到,有人不见了,全村的成年人都会提着灯笼去找那个人,我们大概不会。日本人只要村里面有一个人做了不正当的事情,全村人都不跟他讲话,我们做得到吗?做不到。所以不必要求这种事情,因为中国人亲疏有别——你们都可以不跟他讲话,但是我欠他很多人情,我还得要照顾他,没办法。这两种态度无关对错。

日本的自然生态使日本人非常团结,中国的自然生态会使我们应该团结时团结,不应该团结的时候我们是不团结的。日本人头上围一条白布,他一定写“必胜”,东方必胜;中国人如果弄个白布不会写“必胜”,他会写“不败”。一个东方必胜,一个东方不败,就是日本跟中国不同的地方。我们是不求胜的,求胜是傻瓜,就算今天胜了,对方不会服气,就开始报复你了,你就天天提心吊胆。中国人打人不会马上打中要害,一击就打中要害,所有人都说这个人太残暴了,我们都是点到为止,比划比划,我们是不能分输赢的,因为我们认为可以打就打,不可以打就不打,这才是智慧的。否则不可以打也打,那就是自取其辱,整个人耗掉了,做无谓的牺牲。中国人不怕死,但是不做无谓的牺牲,这也是《易经》给我们的启示。

《易经》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文明,被誉为“群经之首,大道之源”。古时曾是政治家、军事家、商家的必修之术;然而现代的中国人,却很少学过《易经》。即使如此,《易经》的思维方式,仍然渗透在每个中国人的行为里。那么“百姓日用而不知”的《易经》对我们行为方式的影响都表现在哪里呢?

了解了中国人不做无畏的牺牲的特征,也就知道了为什么我们小孩在外面跟人家打架,搞得凄凄惨惨地回来后,我们一巴掌就打过去了:打不过还跟人家打?意思就是打得过才打,打不过就逃回来。这种话听起来虽然很奇怪,但我们要了解到这是因为我们的想法不同。中国人打架,先看自己打不打得过对方,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逃。这没有什么丢脸的。

从三国开始,当然以前也是这样,打仗时喊“杀”,就杀过去了,然后一看不对,“撤”。我们叫“撤”不叫“退”,中国人是从来不退的。现在更聪明了,“向前进,转一个方向再向前进”,“撤退”这两个字我们是不讲的,从这里我们应该好好去想一想。

师是高度危险的,因为兵器是不长眼睛的,所以中国人都是尽量以不战为主,要战也不去破坏人家,要全国。全国就是保全对方的国家,不要让它受到伤害。因此我们武艺高强的人出手点到为止,让对方知道输就好了,自己不会再继续。赢的人要装没赢,输的人要硬撑,装没输,那才是最高境界。

在中国社会,只要让一个中国人感觉到所有人都看到他输了,他就没有面子,就会报复。可是我们如果没有让他感觉到我们赢了,他不服气,但不会报复。黄忠跟关羽就是这样交成朋友的。黄忠跟关羽交战,最后摔在马下,黄忠知道完了,就把脖子一伸,意思就是让关羽刺死算了。关羽比了一下,没有刺死黄忠,黄忠就万分感激。第二天,黄忠的老板命令他射箭,说他箭法神准,让他把关羽射死。黄忠无奈只好答应,但是他连射三箭都没有射中关羽,因为他不忍心:人家可以致我于死命,却放我一马,我又怎么忍心一箭就把他射死呢?所以他的老板就怀疑他:关羽可以杀你,他不杀;你可以射死关羽,你不射;你们两个一定是有勾结的,拖出去斩。这样的案例我们在历史上看得太多了。

所以要出师而又不生后患,是高度困难的,打到人家不想报复,打到人家最后还会归心,这个是值得好好去研究的。

据统计,在地球上,出现文明以来的五千多年中,人类先后发生了一万五千多次战争,几十亿人在战争中丧生,人类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,因此我国主张尽量以不战为主。然而《易经》的师卦,却认为也有不得已而用兵的情况!那么此时,如何做到出师而不生后患?从师卦中我们又能受到什么启示呢?

师卦有一个目标,自古以来就是这样,叫除暴安良。只要不是为了除暴安良而兴师动众,那就是不对的。师就是现在的战争,大家觉得战争好不好?如果《易经》读到这里还说“战争很好”,那是笑话;如果还说“战争不好”,那也是笑话。战争有什么好,有什么不好的?战争没有好坏,关键看人怎么打。现在有很多像联合国这样的组织,把战争化于无形,因为总会有冲突,总会有你看不顺眼我,我看不顺眼你,总会我告你,你告我,但是能将其化解掉,功莫大焉。这也是《易经》的道理。

我们现在的“师”慢慢转化成“老师”,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。现在各行各业都有老师,师卦也可以来讲这个——只要各行各业都有好的指导者,就可以化争斗于无形,然后大家都走比卦的路,也可以。老师是干什么的?韩愈《师说》中解释道:师者,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。但现在的老师有一种新的定义叫做考试的引导者——你上我的课,我给你猜题,然后你去考试,得高分,你要感谢我。现在老师变成这样子。我们长期以来都是考试在引导教育,使得我们做学生的也是这样。我从小就是这样,一个问题出来先问考不考,不考就不看,要考才背,不懂也背。这样算什么教育,这样算什么师呢?

比怎么样呢?比就是我仿效你,你仿效我,大家互相学习借鉴,彼此能不能完全相同?不可能。天底下没有完全相同的东西,但是我比较你,你比较我,做到差不多就好了,不必太苛求。大家找到一个共同点,叫做求同存异,求同存异是中华文化一个的关键,尤其是在21世纪。21世纪的中国人,既然有那么多的资讯,几乎全世界资讯我们大概都知道了以后,我们就应该好好去衡量,去比来比去,然后找出一条我们应该走的路。这才是我们这次讲《易经》解卦的主要的意图。

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循序渐进的,《易经》六十四卦的排列次序,便有其深刻含意:无论是人还是事物,诞生之后(屯)就要找准方向、受到启蒙(蒙),进而明白人有需求(需),需求难以平衡就会发生争讼(讼),而对待争讼的态度有两个,一是打起来(师),一是求同存异(比),那么师卦和比卦所带来的结果,有什么不同?人类又该选择怎样的未来生活呢?

人类的未来,大家很清楚,走比卦就叫和平发展,才是大家的福气,如果走师卦,就是共同毁灭了。因为现在武器都很厉害,而且是按钮式的,更何况现在一切都很透明化,一有动作都知道了,那一方动了,导弹还没到,另一方先按下按钮,两边同归于尽。我们一定要从蒙卦回头来,才有办法保证人类的未来走向一个正确的方向。我们现在只有专业训练,我们所谓的大学其实是不够资格叫大学的,因为大学之所以叫大学,就是要教出一个全人来,而不是教出一个专业人来,我们现在只有专人没有全人,全人教化已经不见了。

我们从乾卦一直看到现在,应该有个觉悟,我们所要做的事情,其实就是三个字而已,叫做正乾坤。只有正乾坤,才有办法走比的路,而撇开师的路。我们可以看出来,从屯卦开始,屯、蒙、需、讼、师、比的卦象中,全部都有水。这就证明人类诞生到这个世界上,刚开始跟其它动物一样都是靠水,可是人类慢慢地摆脱了这个危险,会找到一条可以生活得更好的路子,那就叫做比。

《易经》虽然古老,却是中华民族智慧的来源,对现代人的生活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启示意义!而所谓的“师忧比乐”,其现代意义便是早日把竞争(师)的观念,改变为互助(比)的观念,转化干戈为玉帛,人类才能在和平中发展!而按照《易经》的思维方式,任何事情要想往好的方向发展,必定要具备一定的条件,那么比卦是不是就都好?限制它的条件又有哪些呢?

比也有一阴一阳,小人看到比就会结党营私;君子为了公义而结合,叫做志同道合。所以我们在说明师卦跟比卦之前,我们要说一句话:易为君子谋,不为小人谋。一个人自身很洁身自爱,很重视自己的品德修养,这个人来读《易经》是有好处的。如果一个人不重视品德,否定良心,这个人又来读《易经》,那就糟糕了,歪脑子一大堆,错误的点子随时都可以找得到,这样社会上就会多一个小人。所以,要读《易经》我们一定要先端正自己,确保自己的出发点是为了社会公义,不是为私人,否则《易经》也不会帮忙的。

比卦卦辞里有四个字,叫做不宁方来。就是某个地方的人不安宁才会跑到我们这儿来,如果那个地方安宁了,他们就不会跑到我们这儿来了,那我们要收容他们了。现在很多国家都是只收容那些有钱的,有专业的。你看某个国家发生大灾难的时候,一心想到美国去,美国就把整个国家围起来,不让人进去,我们也不能说美国错,因为如果让人都进去了它就惨了,后面问题都要它去承受的。但是以前的中国不是这样的,以前中国是先把自己弄好,不安宁的人向往我们的安宁,就会来,而只要愿意来的,我们都开门欢迎。

有资料证明:二战期间,全世界许多国家都不肯收留犹太人,只有中国打开了大门。纵观中国历史,中国在贫穷落后时曾多次挨打,但是在中国强大昌盛时,却不曾侵略过任何国家,这是为什么呢?

我在马来西亚的时候,很多欧洲人就问我,郑和真的到过马来西亚吗?我说有郑和的纪念堂为证,还用怀疑吗?他不相信。他说如果郑和真的到过马来西亚,你们为什么不把马来西亚当做殖民地管起来呢?我说那是你们西方人的思路,我们不会,我们会与周遭国家友好相处,它们可以派使团到我们国家来朝贡,朝贡就是互相打个招呼。可是后来它们一年派来朝贡的人数,朝贡的次数越来越多,我们吃不消了。因为我们中国人做法是,对于来朝贡来示好的人,我们的回礼会多一倍,所以来朝贡的人越来越多,次数越来越多,我们吃不消了,就跟周遭国家讲,一年朝贡一次,而且一次要限定人数,不然我们吃不消。可是外国人听了都当笑话听,因为他们没有这种想法。你看英国人到哪里占到哪里,但是一百年就证明它占了都没有用,现在一个都没有了。中国朝廷对此是下命令的:我们不能去侵害周遭的国家,要照顾它,只能跟它通商友好,它不宁的人跑到我们这儿来,我们要收容。

全世界最闻名的就是当年德国人把犹太人赶尽杀绝的时候,犹太人是向全世界逃跑,但是不管犹太人跑到哪里,他们始终认为自己是犹太人,目前只是寄居某地而已。你看在美国很多叫做犹裔美人,在英国叫犹裔英人,但是当时的犹太人跑到中国以后,没有一个人说自己是犹太人,都说“我是中国人”。

这跟我们的比卦是很有关系的,犹太人是不宁方来,我们要照顾他们。我们要慢慢地把比卦的精神发扬出来,因为21世纪军事战争是不可能的,武器太厉害,谁都不敢轻易兴师动众,所以只有走比卦。走比卦千万记住,我们要自己好好做,表现给人家看,人家自愿地来参考我们,我们就有价值了。很多国家都已经试过“你要听我的,不然我就打你”的武力手段,这个现在已经行不通了;打了之后,签订个不平等条约,现在也行不通了;用经济进行侵略,现在也做不到了。我们慢慢发现,很多路试过之后,人类都知道我们会慢慢走向地球村,地球村就应了世界大同。世界大同就来自于《易经》里面的两个卦,一个叫同人,一个叫大有,大有、同人就是大同。

早在古时,世界大同的理念便孕育而生,《易经》中便有大有与同人两卦,孔老先生更在《礼记》中勾画了“天下为公”的大同世界!时至今日,世界大同的理念已成为全人类的共同理想。然而要想实现世界大同,人类必须共同做出不懈的努力,那么,人类努力的方向究竟是什么?世界大同的前提又是什么呢?

关于世界大同,我们会在讲到同人、大有的时候,把它体现出来。但是在世界大同前面,有一个比跟师,让人类去选择。如果走师的路,恐怕全球毁灭的几率相当高,因为现在每个国家都在扩充军备,不能不扩充,因为人家强,我们不扩充就会挨打,那还得了,但是,全世界又都在扩充。这就是人类很奇怪的事情:为什么有的可以扩充有的就不能扩充?你看伊朗始终不服,伊朗觉得:凭什么你美国可以搞核我就不能搞核?你说你核能是为了和平,我就不能为了和平吗?于是就诉讼,一天到晚在讼,讼了以后如果走战争路那就完蛋了。那是非常不值的。

我们这次把《易经》的道理说出来,其目的就是希望大家,找到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,也就是世界大同,西方人叫地球村,英文叫做 One world。One world含义很深,不是说只有一个地球而已,而是说既然是一个地球,就应该有天下一家的感觉。西方人是没有天下一家的感觉的,只有中国人有,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。如果没有这种感觉,何谈地球村?现在只有奥运大家聚一聚,然后拼个你死我活,就回去了。这样对地球村是没有帮助的。

我们除了经济的互通有无,我们更需要很多地方的互相帮忙,彼此照顾,人类才能够真正地做到和平发展。和平发展是人类当前唯一的一条生路,否则的话我们很可能是同归于尽的。可是人不会这么理性,都是各想各的,每个人都认为自己诉讼一定赢,出兵一定胜,所以我们还是免不了你争我夺,还是免不了争权夺利。因此,虽然我们很不喜欢师卦,我们还是要研究一下师卦的道理到底在哪里,我们才可以尽量地去避免它的恶果,把师走上正当的途径。所以,我们下一集就要来谈谈:师出正道。

QQ在线客服浮动代码
 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